妖怪

我就是我,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

【若你睁开眼】Ⅰ

O my Luve's like a red, red rose
吾爱吾爱 红玫瑰

他睁开眼,Clint正在他旁边熟睡。

他们一起躺着天鹅绒的大床上,从落地窗射进来的阳光轻柔地笼在Clint身上,像为他的爱人挽上了一层轻纱。砂金色的短发闪着微光,Clint的面容也在光芒中柔和下来。Tony伸手,碰碎那些流金,触碰Clint的脸,抚摸他的唇角。一遍遍自我暗示,来压下内心的悸动。
〔他是活着的,他在微笑。〕

Tony有个梦魇。
他一直梦见Clint在他面前死亡。有时是从高楼坠落,有时是被子弹击穿,有时是波澜的湖面,他挣扎下沉的身影,有时是漫天的火光,他被火焰炙烤扭曲的身形。有时是爆炸,有时是枪击。但无一例外的是,Clint在他的梦里从未存活。

但是他的Clint现在睡在他的面前。他稍稍有点安心。
“怎么了?”微眯着眼睛,刚刚醒过来还有点鼻音,Clint看着Tony,蹭了蹭他的手掌心。
“没事,起床吗?”Tony撑起身子,看着Clint睡眼朦胧地去洗漱,感受到被子还有他的余温 ,他的味道。他知道的。这个是真的Clint ,他不会死亡。
煎锅发出滋滋声,散发出诱人的香味,盘子里放着煎得金黄的荷包蛋,欧蕾杯里装着牛奶咖啡,还有各种果酱摆放在甜甜圈,华夫饼旁边。
Clint围着围裙在翻培根。一切都太完美了,Tony想,完美到像一场梦。
“要小番茄吗?” Clint把煎好的培根放在荷包蛋旁边,往上面摆了一些切开的草莓,手里拿着圣女果,侧头问他。Tony靠近流理台,看着那些鲜艳的草莓散在盘子里,像被打乱的调色盘,微微点了点头。
Clint有一双灵巧的手,不仅射箭时箭无虚发,做料理时也是赏心悦目。Tony看着那些被迅速切成小块的番茄,感觉到那些鲜红的汁液像是慢慢融进了Clint的血管,和他融为一体,从他的指尖蔓延到面颊。突然Clint侧头看着他,鲜血侵染了半个身子,眼神幽怨,像在问,Tony,你为什么杀了我?
不……我没有……下意识想要反驳,却发现自己发不出声音,Clint慢慢逼近,那沾血的脸,那欲语还休的眼神,Tony感觉什么哽住了他的喉咙,不自觉后退了一步,却被身后的沙发绊倒身体向后,陷入了一片汪洋中。

他睁开眼,他本应仰躺在柔软舒适的沙发上,但是水却从四面八方将他包围。Tony疑惑地开口,以为这只是另一个梦魇,但冰冷的液体迅速灌进他的口腔,呛的他生疼,水像细小的触手伸进他的眼睛,他的耳朵,他的灵魂,把一切变得冰冷。
哈……哈……哈……Tony钻出水面,发现自己身在游泳池。是大厦顶楼他为Clint建的那个游泳池。深蓝条纹的大理石地面像是海浪的波纹一圈圈向外延伸,Tony爬出池子。一切都和大厦上一样,太阳伞下有两张沙滩椅,他和Clint经常在那里躺着,两个人不说话,就是彼此贴近着睡觉。Clint,想到他,Tony胸口又闪过一丝疼痛,我现在在哪呢?Clint去哪了?我是在做梦吗?不自觉走到右边椅子那里,默默伸出手,闭上眼。Clint喜欢坐在那,他总是把头偏向Tony睡着,斜阳照射在他轻微颤抖的睫毛上时,总是会勾起一丝细小的弧度,在Tony心中荡起一圈涟漪。在想象中抚摸着Clint的脸颊,他居然能感受到那温暖的触感,然后有一双手搭在他手背,他听见那个人说,“Tony”。
温暖的砂金色的短发,深蓝带浅灰色的瞳孔,嘴角微微上扬着浅笑,Tony睁开眼,看到就是这样的景象,Clint坐在那,橙色的余晖像杯中水满溢出来,把游泳池里的水染红,把Clint的面庞染成模糊的温暖。Clint坐在那里,喊着他的名字,“Tony”。

在这里向点梗的小天使们表示感谢^ω^谢谢你们的评论(爱你们 :))同时也为清明没放文道歉,清明生病了😂😂😂咳得像发动机,不过现在好了😀但是最近好忙😂梗还在写,可能还要再过段时间才能发,非常抱歉拖了这么久,但是我一定会把小天使点的文更完的(发誓😀)这篇还有后续,可能有点虐,但是情节构思我也不能随意改啊😂以后会发甜的补回来的 :)

最近太忙没时间更文😂所以在这里整一下脑洞,你们选吧,清明我写😂
脑洞:
⑴同居三十题
⑵做爱三十题
⑶alpha世界观(Clint是omega😂)
⑷普通人高校梗(全部是高中生)
⑸每个人都可以转化为兽人的世界
⑹逆流(Clint在一次皮皮虾占领(又一次)纽约的战役中死了,Tony发明出一种能够让复联众人回到过去的机械。但是每次只能一个人,他们每个人都努力想改变过去,但是Clint却再也没回来过。)
⑺盗梦空间梗(Tony最近总是梦见Clint死亡,但是睁开眼他就睡在自己身边。Tony越来越分不清梦境与现实。究竟是死亡了的你是现实,还是总陪在我身边的你是幻觉呢?
You just not good enough.)
⑻明日边缘(除了名字以外和那部电影完全没有关系😂
Clint在“今天”死亡,却不断回到没有他的“明天”,在经历了悲伤,疑惑,惊喜,绝望以后,他释然了。在没有我的未来,I know you can survive.)

还有的以后在写😀你们选吧,顺便之前那篇可能得等等了😂抱歉抱歉

人人都爱肥啾(番外)
这是kait大大的画
画的地址:kingbirdkathy.lofter.com
爬回来更文了,原谅我偷懒不想现在写打斗😂,(打斗真心难写,尤其是对我这种渣渣😂,憋了这么久才憋了两段的我……😂)所以借鉴妮妮是只睫毛怪的被全员亲的肥啾的脑洞决定来个番外,全员都和鹰眼暧昧向,注意:ooc😂

Clint是被歌声叫醒的。
他迷迷糊糊地坐起来,侧耳仔细听 ,磁性的低沉醇厚的嗓音,是Bing Corsby的《White Christmas》。圣诞歌曲的经典之作,时至今日,过去了这么多年,人们依然清楚地记得他边弹钢琴边深情地演唱这首歌曲的场景,陪伴着人们度过了一个又一个圣诞节,他那浑厚的男声把人们带到多年前的时光,传统而温情。
窗户上贴了雪花的贴纸,门上挂着圣诞花环,床头甚至还有只圣诞袜,连地面都铺上了红色的地毯,暖气开的很足,光着脚踩上去,柔软的绒毛触摸着脚底感觉非常温暖。
Clint现在才觉得圣诞节是真的到了。

昨天才结束任务,两天两夜都没有好好休息让Clint非常疲惫,匆匆回来后直接倒头就睡,这些装饰大概都是Tony他们弄的吧,Clint想,打开房间门却被房门上垂下来的东西打了个正着。摸摸头,低头捡起这个砸到自己的东西,发现竟然是个圣诞老人玩偶,Clint自己都没有发觉自己嘴角上扬,还真是…………有一种家的感觉。
回来后还没有来得及清理,Clint直接去浴室洗澡。Tony·真·土豪·Stark偏偏在这一层只建了俩个浴室,一个是公共的,另一个则是Stark房间里的,问铁罐为什么不多建几个,你知道我每次洗完澡出来看到外面的队长,冬兵,Bruce或者thor有多么尴尬吗?而且你自己有时候也来这个浴室洗,自己房间不是有单独浴室吗?!
Tony回答,“因为我高兴。”Clint发誓如果不是因为自己还要靠Tony这个金主提供住宿,食物和武器,他已经把Tony打到半身残废生活不能自理了。
就穿了一条红白色的内裤,Clint站在洗漱台前刷牙,头发没擦干,水滴落在脊背上顺着线条流入股间,红白色内裤因此湿了一点,颜色显得更深。吐掉嘴里的泡沫,漱了漱口,Clint拿毛巾擦擦嘴准备回房间穿上衣服。一转头就被禁锢在了一个怀抱里,Clint还没有反应过来,来人就双手穿过Clint的腋下,把Clint按在洗手台上亲吻。

冬兵的攻势很凶猛,重重地啃噬双唇,一遍遍地碾压过去,Clint完全被压制住,双唇被吮吸发出啧啧水声,真是太糟糕了,大清早被同事压在洗手台上亲吻什么的,看出Clint有点不专心,冬兵故意轻咬了下Clint下唇,吃痛了一下Clint伸腿想要摆脱却不料冬兵顺势环住Clint的腰把他带离冰冷的台面,左手向下移到Clint的屁股上,冰冷的机械臂滑过身体的时候Clint忍不住瑟缩,好冰,然后冬兵就用力把Clint紧挨向自己,屁股上的触感还有彼此之间距离的突然缩短让Clint小小的惊呼,bucky趁机把舌头伸进Clint微张的唇瓣,尽他所能地夺取Clint嘴唇里的空气,在client准备咬下去之前又全身而退,而Clint因为冬兵突然的松手踉跄了一下,勉强扶着洗手台保持平衡。
Clint生气的质问,“你到底在做什么!”
当然在冬兵眼里这场景一点也看不出愤怒,Clint扶着大理石的台面正微微喘息,双唇因为啃咬充血般红艳,只穿了一条内裤,胸膛和面颊都是粉红的,由下往上的视线显得特别可爱,蓝色的大眼睛亮晶晶的,甚至还有一点因为缺氧憋出的泪水。
右手向天花板上指了指,Clint抬头,正头顶悬挂着一株槲寄生的枝丫。冬兵又低头靠近Clint,在其脸颊上印上一吻,“merry Christmas,Clint.”
Clint也木然地回答,“marry Christmas,bucky.”但直到冬兵走出浴室好一会Clint才反应过来自己到底做了什么。
该死的,已经坐在卧室里的Clint裹上毛衣,脸颊不自觉地微红,就算有槲寄生也不应该吻那么狠啊!

困到不行了,剩下的等等吧,刚刚做完策划书,发誓我不会弃,困飞😂😵

人都爱肥啾(六)
这是kait大大的画
画的地址:kingbirdkathy.lofter.com
回归来更文了,这个星期只有今天没课,抱歉了各位,不出意外大概下星期更,谢谢大家了。😂😂😂

Clint坐在沙发上,好博士在给他包扎伤口,bucky在另一边靠着流理台喝牛奶,Tony,Steve,thor虽然看上去在做自己的事,但是Clint能感觉到他们的余光在看自己,而natasha,她正坐在Clint对面死死瞪着他。
不安分地动了动,正在为Clint脸颊上药的Bruce因为这动作不小心把棉签戳进了他的伤口。“嘶……”
“吾友Clint,没事吧!”thor立马放下手里倒了的书,一个箭步走过来。
摸着伤口,示意博士thor自己没事,转头看着natasha,撇嘴,“我想吃小饼干。”
“除了饼干你脑子里还有什么,你知不知道那样很危险,你可是个特工!”尽管看到鹰眼撒娇很萌,但是一想到刚刚发生过的战斗natasha就来气。
“我又没事……我很!” ‘好’字还没说出口,一个电子声就传了过来,“sir,检查到Clint先生胸膛有一处刀伤,手臂有几处划伤,脸上还有一道伤痕,据估计,按照Clint先生的恢复能力需要两周。”
可以……这很jarvis。

bucky默默看着Clint吃瘪,Tony在研究带回来的U盘,时不时和Clint嘴炮一下,Steve拿着另一杯牛奶放在流理台上,向冬兵的方向推过去,“谢谢你了。”
端起杯子,冬兵看着Clint的方向没说话,有什么好谢谢的呢,是他的话都会努力护他周全的吧。

耳边是子弹呼啸过的风声,身侧的墙体都被打成了筛子,灯泡在他们上方爆裂,碎片飞溅,一些划过了Clint的脸庞,等了两三秒,响声停止了*,楼梯口传来了凌乱的脚步声,大概是三个人。该死的,这个简单的任务居然有人袭击。Clint递给bucky一把手枪,冲他做了个手势,听着脚步声临近,心里默数,三……二……一!
在摇摇欲坠的门被踹开的一瞬间,Clint迅速起身把束带上的刀扔向第一个人,精准地命中脖颈,在他捂着脖子倒下去的时候 ,bucky踏步向前借他的身体向阴暗的走廊里开了两枪,身体倒地传来声音,然后归于寂静。整个就像是一部慢动作的黑白电影,两个人的动作配合完美默契。
Clint迅速把文件塞进外套内侧的口袋,从衣柜里拿出几把枪分给bucky,一把把上膛,气急败坏地说,“该死,我应该想到的,这里是安全屋,当特工们任务失败时会躲避在这里,看看这些摆设,简单但是必要,还有那些武器,该死的,刚才的动静外面肯定有许多人,阳台那里可能有枪手,只能走楼梯了。”
接过武器,顺便揣了两个闪光弹,bucky不是第一次碰到这种情况,更何况,扫了一眼身边正在找有没有其他暗道的Clint,这次他不是一个人。
“那个很棒。”
“什么?”趴在墙上摸索的Clint出声。
“随时收集身边可用的武器这点很棒。”bucky晃了晃手里Clint递来的枪,大概是Clint在检查柜子时顺手拿的。
“喔,谢啦,不过现在可不是什么夸我的好时机,虽然我知道我很棒……不过,现在还是先出去比较好,毕竟不知道他们的战斗力,准备好了吗?”
冬兵点头 ,在下一波人冲上来之前两人迅速跑下楼梯。到第二层时已经有人上来了,冬兵撑着扶手翻过去正好落在那个人面前,借着下落的力气用枪托砸晕了他,Clint在后面用步枪解决了几个接近的人,狭小的楼梯口正面接触很难开枪 ,冬兵就上去打晕他们,Clint在后面帮bucky清除一些漏网之鱼,“要不是现在在做任务,我都想高歌一曲了,真的太像在西部电影里,嘿!牛仔,我们的配合多棒!”冬兵面无表情的把手里的人重重摔在墙上,左手手肘过去又敲晕了一个,这个话唠这种时候居然也能开得起玩笑,啧,我能说什么。就这样到了楼梯口,朝外扔出去一个闪光弹,趁着外面的混乱跑出去就是几枪。
在跑到靠近湖边时,冬兵突然听见了身后Clint的惊呼,然后是“扑通”一声。

*大多数冲锋枪会在2、3秒钟左右打光整个弹夹,自动步枪也类似,冲锋手枪时间还要更短。很多突击步枪导气系统甚至护木都无法承受长时间连续射击。

人人都爱肥啾㈤
图片是kait大大的
地址:kingbirdkathy.lofter.com

Tony·Stark有点后悔。
后悔没把冬兵身上的针孔摄像头像素再调高几个档次,尽管它已经能看清Clint扯开衬衫时飞溅的纽扣和腹部肌肉的线条,但是!随着冬兵的视角,看着周围人疯狂的呼喊,以及Clint径直走向那个肌肉男…………不能亲自在场真的好后悔。
Thor已经准备扔锤子飞过去了,却被Bruce狠狠拽住,Tony还在感叹幸好Bruce没变身成绿巨人,就听到绿色的Hulk喊,“我先!”
啊,队长快出面啊,我们复仇者联盟这样下去迟早要犯罪啊,转过头就看见美国甜心已经把盾拿在手上了。
Tony: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“你们都冷静一下,Clint还在出任务,”幸好natasha还保持着冷静,“而且再怎么看也是我先去找Clint。”
Tony:复仇者联盟迟早药丸……你们都等等,应该我先。

冬兵悄悄地尾随Clint出门,酒吧外面Clint已经被那个David亲昵地搂住腰往前走,好气喔,可还是要保持冷漠。David带着Clint走过了好几条街道,期间不停地伸手在Clint赤裸的上身抚摸,终于在快要走向人群密集的街道时才转弯拐进巷子,冬兵快步跟上,尽量不发出声音,在David衣摆@擦过墙体时跟上去上了楼梯。
这是一栋看上去有点年岁的房子,总共三层,楼梯口在侧面小巷的尽头,没有路灯这里显得异常阴森,简直是标准的犯罪分子藏身地。
David直上三楼,四处张望确认没有人跟随就搂着Clint走向走廊尽头,灯大概坏了,走廊一片漆黑,锁有点生锈钥匙插进去半天才拧开,这给了冬兵悄无声息地溜过去的时间,在David终于拉开门,把Clint推进去自己顺势进去后正准备关门,冬兵大力地撞开它,乘David还没反应过来左手一记手刀劈下去再把门推上,整个过程不到三秒,然而任务目标已经晕倒在地不省人事。
“哇唔,身手不错,不过你也太急了吧 我还没问他文件在哪呢。”Clint挑眉看他,顺手过去拉了灯,暖黄色的光盈满了房间。
等你在床上问他吗?冬兵想,随手把Clint的西装外套和束带扔过去,虽然裸着也不错,但是给别人看到就不好了,毕竟这只是我的。
“谢啦,OK,搜到手机,钱包和身份证,”Clint随意披上外套就低下身子检查目标,翻出东西后递给冬兵,“手机带回神盾,技术部的应该能查到一些东西,还有身份证,肯定是假的,不过应该可以追踪行程,钱包里只有银行卡和一些硬币,哈,应该是在等买家吧!哎,这个是什么?”Clint从David外套内侧隐藏的口袋里摸出了一条项链,银制的链条缀起了一个长方形小铁盒,滑开盖子里面有许多小凹槽,一些凹槽里塞了蓝色的圆形药片,还有一些则是空的。铁盒上有着数字144。还没等Clint仔细想想数字代表的意思,冬兵已经在房间里搜索了。
房间有点空而且狭小,只有一张床,俩个柜子,冰箱里也只有一些压缩食品和饮用水,厨房都没有,但有个小阳台,厕所在门右边。房间摆设也很奇怪,大的柜子和冰箱一起靠在右侧墙面中间,但床紧挨左边墙角,矮一点的柜子在床旁边,因此左面墙体右侧留下了差不多一扇门的距离。
“找到文件了吗?”Clint起身,冬兵正在把床翻过来检查,他单手举起床板,右手指着柜子,“没有文件,但是我在柜子里找到了几把枪和几颗手榴弹。”
Clint拉开冰箱门,扫视了一下再拉开柜子,这是个衣柜,但是里面除了上面放了几件衣服外全是武器,格洛克17式9mm手枪,P228型自动手枪,USP*,德国HK33突击步枪,还有冲锋枪,该死的这简直是个小型军械库!真不明白bucky是怎么轻描淡写带过去的,回头狠狠瞪他一眼,就去搜另一个柜子。
冬兵匆匆扫视一下厕所,确定它太小而且没有缝隙藏东西后转头,就看见Clint正站在衣柜那里,时不时伸脚在面前地面上踩踩,冬兵还没有出声询问,Clint就右脚往前潇洒的来了个劈叉。
冬兵:……………………,你是脱衣舞没跳过瘾吗?
对于Clint的柔韧度,复仇者众人其实是有目共睹的,原因就是有一次Steve准备让‘受伤’后的bucky锻炼一下身体,就叫了复仇者众人一起。Stark豪到专门在大厦做了个健身场地。运动热身时,Steve在帮bucky压腿,Tony在甩肩,Bruce表示我就看看,毕竟hulk打架从不热身,thor·真·神表示热身是什么,我通常是直接上手锤,natasha在劈叉,同时双手后伸很轻松地把与地面垂直的后腿扳成90度,啊,女人可怕的柔韧度。不过最令人惊讶的还是Clint,他抱着一桶小甜饼走进来(Tony不明白为什么肥鸟吃那么多身材还是那么好),自然地像natasha一样劈叉,两腿分开成一条直线把上身尽量往腿上压还不忘把小甜饼塞在嘴里,但他没这样做很久,因为众人除了nata都看着他,嘴里塞满了小甜饼,Clint只能歪头发出一声意味不明的“mmm”,好可爱……啊,不对,Steve及时收回心智,“Clint,你在干什么?热身?”Clint狠狠点头,完全没有意识到问题所在。后来等到听了美国甜心的解释后,Clint终于明白原来nata教他的完全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热身方法…………
不过他现在在干什么?
“我知道文件在哪了。”Clint迅速起身,奔到床边的矮柜子那,冬兵已经搜过了,什么都没有,空的柜子,Clint没有拉开抽屉,他在柜子后面拿手摸索,冬兵只听到‘咔哒’一声,柜子旁边的墙体竟然开始右移,在露出差不多半扇门的距离后停了下来。
冬兵投去一个疑惑的眼神,这里这么会有密室?
“密室用钢铁加固会产生超负荷的重量,从而导致周围的地板轻微下陷,可能会有1~5度的倾斜,我刚才在测地面倾斜度。”Clint得意的回答,冬兵点头表示明白,Clint一起看向那扇机关解开后的门。密室很小不足以藏下一个成年男子,但是文件就绰绰有余了,牛皮纸档案袋静静地躺在地面,旁边还放着另外一个U盘,上面写着数字144。
Clint才刚刚拿起密室里的东西,冬兵就猛地把他扑倒在地,接着是一阵枪响。

*USP(德文:Universale Selbstladepistole,英文:Universal Self-loading Pistol)为德国武器制造商黑克勒-科赫所研发的半自动手枪。

最近有事要补作业 所以过几天更,谢谢大家了。

人人都爱肥啾㈢
图片是kait大大的
地址是kingbirdkathy.lofter.com
“这就是目的地?”冬兵感觉自己有点方。
“是啊,怎么了?”Clint停好车,回头看着一脸纠结的bucky,“很失望?”
“我以为我们西装革履的,当然你不算,”低头瞥向Clint的牛仔裤,“至少应该去个酒店之类的地方参加宴会,但是为什么我们会来酒吧?”冬兵的内心是崩溃的,吓得他的话都多了。面前的是个位于小巷里的酒吧,不算很大,位置有些偏僻,但是人很多,不断有男人们进进出出,站在外面都能感受到里面气氛的火热。酒吧没有招牌,周围的建筑都显示出这个酒吧存在时间应该蛮久的,但是仿佛农田之间建起了一座大厦,这个酒吧给人一种怪异感。
等到被Clint推进去了以后,bucky终于发现了怪异感是怎么来的了。
调酒师在给客人们表演花式调酒,舞台上有裸体男人在唱歌,五彩的灯光四射,人群随着音乐摇摆,各个角落里都有醉酒的男人们忘情地接吻,但是没有一个女性,这是个男同志酒吧。冬兵侧头看着Clint。
“嘿!别看我,我们的任务地点就是在这!”Clint耸肩,走到吧台那坐下,“这是个地下酒吧,里面的都是些有特殊身份的人。”冬兵明白这个特殊身份指的不是那些政界或商业精英,像Tony·Stark那样的土豪,这里是亡命之徒的天堂。
“给我一份FrozenBlueMargarita*(蓝色玛格丽特),我朋友一份嘉士伯。”
“你想现在买单还是开记账?”(“do you wanna pay for that now, or start a tab?”)
“现在,谢谢。”Clint从口袋里掏出一叠钱直接放桌子上,对着调酒师眨了眨眼睛,“不用找了,小费。”
调酒师明显很钟意Clint,他在把酒端过来时还故意摸了下Clint的手,然后他们俩就很融洽地在聊天。冬兵猛灌了一口啤酒才忍住不把那只抚摸上Clint胸口的手打断,虽然知道Clint是在套情报,还是很不爽。Clint时而低头轻笑,表现出对话题非常感兴趣的样子,时而歪头表示不解,但更多的时候是轻抿一口酒,微笑地看着调酒师。不得不说,Clint很会选酒,蓝色玛格丽特呈现出马尔代夫海洋般的湛蓝,就和Clint的眼睛一样,纯粹又充满魅力。
“所以,你有看见David的吗?那个家伙上次还和我一起睡,这次就不知道在谁的屁股上了。”Clint假装生气地喝了一大口酒,要不是冬兵知道Clint真的从来没见过David,自己都要相信David和他有什么关系了。
“那个肌肉男?喔,他刚刚还在我这买了酒呢,想不到他是这种人啊,连这么可爱的家伙都舍得放弃。”说着,调酒师前倾拿手指挑了下Clint的下巴,冬兵‘刷的’地就站了起来,Clint乘机后退躲开了手指。
“还在这就太好了 我要找他好好算账,那我和我朋友就先走了,”Clint在调酒师准备开口要号码之前迅速拉走冬兵,“和你聊天很开心。”

复仇者大厦一片安静。
这种迷一般的寂静自从Clint和bucky进入gay酒吧就开始了。喧闹的背景,拥挤的人群,嘈杂的音乐显示出那儿的热闹,但这都不是重点。重点是Clint一边喝酒一边和别的男人调情(窃取情报)!最后居然还被吃了豆腐,natasha·真·黑寡妇表示,我看你是不想要那双手了;Tony·真·土豪表示,我看你是不想要看见明天了;Bruce·真·绿巨人表示,我看你是想和hulk见一面了;美国队长·真·心脏表示,我看你是想体验一下二战的感觉了;Thor没什么想法,他表示只想用锤子捶你胸口。

“现在怎么办?”冬兵皱眉,那个该死的家伙,要不是现在在任务我就……
“我们现在只知道David是个肌肉男,胸口有个苹果纹身,还有他现在就在这个酒吧里,不过我们总不能挨个拉开别人的衣服说我想看看你的胸口吧!”舞台上的裸体男人刚好唱完,冲着台下摆动了一下臀部,人群立马暴发出一阵呼喊,Clint突然像发现了什么一样,转过头看着bucky,表情像极了一只吃到小鱼干的猫咪。
“我们不一定要去找David,可以让David自己找到我们啊。”
“什么?”

*蓝色玛格丽特FrozenBlueMargarita 蓝色玛格丽特以龙舌兰、蓝色柑香酒、砂糖、细碎冰和盐一起调制而成。调酒师傅在杯中抹上一圈柠檬汁,均匀地蘸上盐,然后将冰块和材料倒入果汁机内,摇匀倒入杯中。

⊙ω⊙谢谢大家。

人人都爱肥啾㈡
这是kait大大的画的地址:kingbirdkathy.lofter.com

“怎么这么慢?”
冬兵刚坐进副驾驶室,就看见Clint随意地趴在方向盘上,手撑着下巴侧头问他。
“不放心。”
“喔,队长总是这么不放心,都说我带着你了。”耸耸肩,等着冬兵系好安全带后,一踩油门驶出了地下室。
冬兵和Clint的对话一般都是这样,他之前作为九头蛇的武器,除了任务根本不需要交谈,所以话少。被Steve接回来的时候也是,进入神盾局的时候也是(这个没有告诉Steve,他终究在那九十多年光阴的缺失里感觉到了与Steve的隔阂,他们仍是朋友,但无法和从前一样了),只要看到他冷冰冰的眼神和表情,别人原本想说的话都能硬生生吞回去。但是Clint是不一样的。
冬兵进入神盾局无疑是个问题,他可是前九头蛇的手下,尽管不是自愿的,但对于现在的神盾局来说,母舰受损,人员伤亡,现在正需要新的力量。所以当冬兵听到自己要和别人搭档完成一个任务时一点都不惊讶,这是个试验。他顶多好奇搭档是谁,居然敢和‘冬兵’一起合作,然后他看到了Clint。
Clint站在Fury面前和Fury在聊天,砂金色的短发,笑起来的时候像泰迪熊,bucky并没有怎么见过泰迪熊,大概任务途中曾在商店门口看过,但是清除记忆后留下的只有模糊的轮廓,但是那种温暖就和Clint一样。被Steve带到复仇者大厦时,他只见了Clint一面,当时Clint正从冰箱拿了一堆饼干进入电梯,电梯门合上的一瞬间他们目光交汇,和别人看他的眼神不一样,有人用‘冷血机器冬兵’的眼神看他,有人像Steve看待他作为朋友,有敌意的眼神,有宽容的眼神,但没有人像Clint,看待他就仿佛看待婴儿,从他的眼神他可以知道自己无论做了什么在他眼里都是无关紧要的,他看的不是你曾经的经历,他看的是你这一整个人,从他的眼神里你觉得自己就是整个世界。
他从Steve那里得到了他的名字和经历,第一次觉得他们是一类人,然后他在这里又见到了他。
Clint听到响声转过头,看着冬兵拉开Fury办公室的门后就站在那,冬兵想着自己的表情一定很傻,因为Clint笑得比刚才还欢。
“怎么了,大兵,见到你的搭档激动到无法言语了吗,”Clint笑,“还是声带落家里了?”
“不是……”冬兵下意识反驳,想了想觉得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什么,干脆闭嘴站在Clint旁边。暗暗的有些懊恼,明明平常都不会随便说话的,但是,低头看着在和Fury聊着任务详情的Clint,大概是因为只有他会毫无防备的和他聊天吧。
然后就是正常的任务交接,这次任务是从一个叫David的美国人手里拿一份文件,这个文件本来是该由神盾局的一个特工带回来的,但是中途被截了。
“我们只知道这个叫David的胸口有个苹果纹身。”
“苹果?怎么,这个人是iPhone的死忠粉吗?”Clint轻笑,用肘子碰了碰冬兵。
“别闹,”Fury用文件夹轻轻拍了下Clint的头,不管Clint嘟起的嘴角,“你们只要拿回文件就行了,这份文件是神盾航母的新设计图,如果弄丢可能会有点麻烦。路上小心。”说完摸了摸Clint的头。
“嗯,局长再见,保证完成任务。”像模像样的敬了个礼,Clint就拉走了发呆的冬兵。
“你们……经常那样吗?”
“啊?什么?”Clint看着冬兵怪异的表情,突然有点明白,“Fury总是那样啦,我每次出任务都会摸我头,别担心啦,等你在神盾待久了Fury也会摸你头啦!”
重点是那里吗?!
回忆结束,不知道为什么,只要待在Clint身边,自己就能感到放松,无论自己说的话再短他都能明白,大概潜意识里相信Clint吧,我相信他能理解我。车窗外的景色飞逝过去,Clint在耳边喋喋不休,在Clint看不见的角落里弯了弯嘴角,这么可爱的他,怎么会让给你们呢(笑)。

几乎是冬兵刚走,Tony就迅速占领了沙发的黄金位置,“jarvis,把摄像内容放到屏幕上!”
“yes,sir。”
几乎占据整面墙的液晶屏幕瞬间亮起,刚开始是一段电梯的画面,然后转到了地下室,再到一只手拉开了车门,鹰眼像一只猫咪一样侧头,娇嗔一样地问怎么这么慢……
然后就是鹰眼一直认真的开车,不时转头和冬兵聊天。但是Tony无法认真的看了,屏幕亮开的瞬间thor和Bruce就挤了过来,natasha坐在沙发边缘正努力把他们三个人往旁边推,他们正在为位置抢的不可开交的时候,‘咚’地一声,队长搬了个长脚凳坐在Tony后面,这让他不仅在黄金位置上,而且有良好的视野,重点是不挤。“我坐这就好了,你们慢慢来。”
看着Steve的笑脸,他们终于发现,原来美国队长切开是黑的啊!

感觉这次是冬兵的场合啊Q_Q写着写着就忘了其他人的存在了,Fury很崩我知道::>_<::但是既然是all鹰眼,就不顾一切爱Clint吧*^o^*我这个大概是中长篇,放心不会坑→_→谢谢大家

人人都爱肥啾(壹)

首先,我很抱歉 我之前用了kait大大的图但是我没要授权  所以我删了文现在我重新发。
这个图的作者ID是kait,如果有喜欢的可以在lofter上找大大。
地址:kingbirdkathy.lofter.com

起名废,ooc注意,时间线可能混乱(为了文章逻辑需要),最后是all鹰眼 ,一切都是为了苏鹰眼!!!
(有绿鹰,基鹰,寡鹰,冬鹰,队鹰,锤鹰,探鹰,局鹰,蚁鹰,蜘蛛鹰,狼鹰,可能以后还有别的,反正坚定的all鹰党>-<)

Tony·潇洒骚包真土豪·Stark感觉有点紧张。
自从纽约一战后世界平静了一段时间,神盾局在维修母舰,顺便组织特工到各地维护世界和平。而外星人自从那战后也销声匿迹了一段时间,复仇者难得的清闲,所以美国甜心建议星期六晚上作为复仇者电影夜。当然和复仇者们看电影不足以让Tony紧张。Tony仔细整理了一下西装的袖口和领带,熨烫好的西装服帖地勾勒出身形,将 Beyond Paradise*香水喷在手腕处,确定味道刚好不会太刺鼻后,拿出平常花花公子的气势走向大厅。
纽约一战clint受到的打击最大,尽管复仇者们极力告诉clint这不是他的错,是loki控制了他,但是clint仍然为母舰的受损,朝夕相处的队友的受伤,尤其是coulson重伤住院感到自责。小鸟已经把自己锁房间里好几天了,今晚美国队长提出电影夜也是为了让clint走出来。这才是Tony·Stark紧张的原因,他喜欢clint,就是那只肥鸟,自己也算是见过许多绝色美女的人,但是clint就是莫名其妙的最让他想要得到,那个金色头发湿漉漉大眼睛的家伙,为什么这么该死的性感啊!
冷静,Tony,冷静,没什么,一起看个电影而以,你可是阅人无数了,冷静,Tony不断暗示自己,他想着自己打扮的这么帅气,说不定可以顺便邀小鸟去他的房间喝喝酒聊聊天。这个想法直到他看到其他复仇者成员才破裂。
沙发上复仇者成员都到齐了,除了clint。natasha特意穿了她的战斗服,因为clint说她穿那个非常性感,Tony甚至能看出natasha涂了口红,队长也穿了一件白衬衫搭牛仔裤,像个邻家的大哥哥,Tony发誓他从没见过cap穿得这么休闲,连Bruce都特地换了身干净的衣服,Thor仍是那副仙官的打扮,但他手里抱着一大桶饼干。
呵呵,好气喔,突然发现复仇者成员都喜欢那个肥鸟。Tony一脸冷漠。而其他复仇者成员看见彼此的打扮后都心知肚明,散发出“clint是我的”的信号。霎时杀气四溢,一触即发。
“你们在干什么?瞪眼比赛?@_@”完全状况外的clint刚走进大厅,就看见他们一个个互瞪。
“还不是因为……”Tony转过身准备反驳,却突然没了言语。clint这次没有穿他的基佬紫T恤,一件白衬衫,扣子扣得整整齐齐,黑色西装外套,包臀的紧身牛仔裤,该死的翘臀,技术性揉乱的金发,还画了眼线,那一双水汪汪的狗狗眼瞬间变得性感无比,明明西装和牛仔裤搭配起来那么奇怪,但在Clint身上就是透露出一种野性的狂野和禁欲感……让人……好想……艹哭他,Clint歪头表示不解,耳朵那里轻闪过一道光,他居然戴了耳钻!!!
“Clint你要去哪吗?”Steve问,眼睛盯着Clint手里的领带。Tony表示别以为我没看到你发红的耳朵!
“抱歉了队长,我今晚可能不能和你们一起看电影了,神盾局新给了我一个任务,要去取一份文件。”说着Clint打了个饱满的温莎结。
“任务?Nick·Fury给你的?他们还在测试你吗。”natasha有些不高兴,“我和你一起去。”
“不是Fury,是Phil coulson。Fury已经终止测试了,没事的nata”Clint把匕首塞进腰间的束带上,“这次只是个简单的任务,coulson只是想让我慢慢再接受神盾局的任务,而且有人和我一起。”黑暗的角落里走出来一个人,一身西装三件套,长发被剪短露出英俊的脸庞,左手闪着机械般的冷光。
“James!”Steve吓了一跳,他的好友James Buchanan “Bucky” Barnes,也称冬兵,上次以‘养伤’为名义被带回来就没再见过,为什么会和Clint一起出任务?
“bucky进入了神盾局,作为一名新手,由我带领他一起出任务,”Clint自然地上前帮冬兵系好了领带,完全没注意众人的表情,“这次任务只需要拿……呃 应该说抢一份文件,没什么关系的。”
“他可是冬兵!Clint,听着,我知道你还在为那件事自责,但那不是要你去送死!”
“我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决定,而且我自己也被洗脑过,nata,我会没事的。”
natasha从来无法拒绝Clint,这大概是从布鲁克林之后养成的习惯了,多年的相处让natasha知道Clint的为人,这个温柔的笨蛋,“自己小心,要是Clint受伤,你就完了!”natasha死瞪着冬兵,眼神里透出‘I'm watching you’的意思味。
“等下,为了以防万一你们带着这个,”Tony拿出俩个纽扣,在小鸟一脸‘你是傻了吗’的表情下解释,“这是我新研发的通讯器,为了更方便携带和隐藏。”
“哇,看上去很酷,”Clint扯下自己的第一颗纽扣,把新纽扣放上去,纳米金属很快就吸附住了衬衫,看上去和原来一样。“谢了,铁罐,我先去开车了,bye。”
冬兵正准备跟上,Tony拉住了他,顺便伸手拦住队长,“我知道队长信任你,但是我还是不放心Clint,给你的纽扣里含有针孔摄像机,用手摩擦一下正中间就能开启,警告你,别对我的小鸟做什么。”
“我知道,而且Clint不是你的。”冬兵挑衅的回望,伸手摩擦了一下纽扣,队长明显没反应过来,昔日好友和他喜欢上了同一个人,呵呵,Tony表示情敌又多了一个。

Beyond Paradise*霓彩伊甸(天堂)男士香水
这支新男香的特点,在于其四大主要香调皆来自英国康沃群伊甸计划区内的植物,包括伊甸清雾、伊甸布枯叶、伊甸香根草、以及金色千层木树皮,十足大自然野趣风味。其前味有着活泼开朗的特质,为表达初入天堂心旷神怡的感受,伊甸清雾的水质香气融合贾布提卡巴果的果香味,以及伊甸布枯叶与香桔的柑橘调混搭,营造出敏捷欢愉的气氛;中味则取自地中海能量,熏衣草精华、普罗旺斯鼠尾草、龙蒿、百里香精华以及岩玫瑰,散发出沈稳温暖的木质香味;后味则综合伊甸香根草、海滩木、橡木苔、印度尼西亚广藿香和金色千层木树皮的味道,表现出刚健又具深度的男性魅力。(来自百度)

很抱歉我没有要授权就乱发图。